全面放开二胎最新消息:政协委员呼吁全面放开二胎,该听


人口红利的消失,老龄化社会的提前到来,带来了一系列的问题。应对这些问题,必须未雨绸缪,而对现行人口政策进行深入的研究、讨论并进行适当调整无疑是首要之着。

ertai

全国政协委员、政协经济委员会委员贾康撰文

近日,全国政协委员、政协经济委员会委员贾康撰文提出,“单独二孩”政策还达不到十八届三中全会所要求的“促进人口长期均衡发展”的目标。要实现这一目标,需要使生育率逐步提升到世代更替水平附近。因此,有必要进一步调整人口政策,应尽快放开二胎生育。

在专家看来,人口政策的调整越来越具有紧迫性了,因为自2012年国家统计局发布统计公告指出中国劳动适龄人口绝对数量首次下降以来,这一指标已经连续三年出现了下降。众所周知,中国的改革开放之所以取得举世瞩目的成就,劳动力优势的发挥是其中重要因素。劳动适龄人口占总人口比重较大正是获得所谓“人口红利”的一个前提,劳动适龄人口绝对数量连续三年下降所带来的冲击不言而喻。

劳动适龄人口数量的连续下降,铸就了中国人口新的结构。据2013年中国第一部老龄事业发展蓝皮书《中国老龄事业发展报告》透露,2012年中国老年人口数量达到1.94亿,老龄化水平达到14.3%,这一比例明显高于10%的联合国传统老龄社会标准。预计到2030年,中国65岁以上人口占比将超过日本,成为全球人口老龄化程度最高的国家。这标志中国已经进入事实上的“老龄社会”。

一个发展中国家随着经济的发展逐渐丧失人口红利,乃至进入老龄社会,原本是一种必然,从某种程度上说,能够进入老龄社会本身就是经济发展的自然结果,放眼世界,经济最发达的国家往往就是老龄化程度最高的国家,原因皆在于此。但中国老龄化问题的特殊性在于“未富先老”。尽管中国的财富增长速度世界罕见,但相比之下,人口老化的速度却更快。据统计,世界历史预期寿命从40岁到70岁,发达国家用了约100年,中国只用了不到50年,让生育率下降也只用了其他国家的1/3时间。

过早地失去人口红利,“未富先老”,会呈现出一种什么样的状况?年轻人出走、生源锐减、劳动力短缺、城镇萧条,还有越来越大的养老压力,近来舆论关注的东北恰是人们观察未来老龄社会的一个窗口。

人口红利的消失,老龄化社会的提前到来,带来了一系列的问题。应对这些问题,必须未雨绸缪,而对现行人口政策进行深入的研究、讨论并进行适当调整无疑是首要之着。

其实在制定现行人口政策之初,制定者就已做好了调整的准备。1980年,《中共中央致全体共产党员、共青团员的一封公开信》中说:“到三十年以后,目前特别紧张的人口增长问题就可以缓和,也就可以采取不同的人口政策了。”另据经济学家贾康透露,当时专家集团的意见也认为对人口的计划生育控制以30年为期较为妥当。显而易见,现行人口政策不论在特定的时期起到过什么样的作用,也无法成为一剂万应灵药,需要因时而变,根据人口形势的变化而作出调适。

调适的步伐已经开始,2013年11月,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启动实施“单独二孩”政策,这是中国人口政策改革的实质性步骤。日前,央视报道称,针对社会关心的“全面放开二孩”问题,卫计委有关负责人透露目前正在抓紧制定相关规定。这一切意味着当下或处于人口政策调整的一个窗口期。

但在专家看来,目前这些调整的措施似乎过于稳健,特别是对紧迫的现实问题还构不成有力的回应。一个事实是,在单独二孩政策实施前,国家卫计委预测实施后每年新增出生人口将达到200万,而根据国家卫计委今年1月公布的数据,单独二孩申请人数只有106.9万对夫妇,真正的出生人数仅为47万人。这证明正在实施的单独二孩政策的效果远低于预期。

现在传出新的五年规划中将把人口政策的调整放到优先位置的消息让人鼓舞和期待,经过人口政策的调整,中国应对“未富先老”必会获得一个不错的基础。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