据10月29日最新消息,五中全会决定全面实施一对夫妇可生育两个孩子政策。这意味着独生子女政策将成为历史。最为苦盼二孩的"70后非独"梦想成真。

自2013年"单独二孩"政策正式实施以来,不在政策内的"非独"群体就开始渴盼二孩政策的全面放开,尤其是已处在适龄生育年龄的末端的"70后"。

在等待这一历史性转变的过程中,他们有的曾付出过沉重代价,也有则将迎来幸运的转机。

只留下一张B超照片

"妈妈,我能有一个小弟弟陪我玩吗?"两年前,两岁儿子这句话让宽宽妈为之一动。

2011年,宽宽的诞生给这个山东中产家庭增加了许多欢声笑语,但随着孩子一点点长大,宽宽妈发现:虽然他们很宠孩子,但孩子少了自己小时候和兄弟姐妹玩闹的快乐。看着身边亲朋不少人有一双儿女,宽宽妈不禁羡慕。

很快,她迎来了意外惊喜,2014年3月,35岁的她再次怀孕。但喜悦转瞬即逝,身在体制内,"怀上二孩就要流产"已成为所有人的惯性思维。

"这个孩子注定不能降临在世界上。"但宽宽妈还是不甘心。怀孕之后,她每天都在电脑上搜索非独二孩政策何时能放开,却失望而归。孕育着新生命的母性让她想要再拼一把。就在此时,"救命稻草"出现了。

一个计生委的朋友给他们指了一条路:夫妻可以办假离婚,女方找一个没有小孩的男人结婚,就可以让这个孩子依法地生下来。

"为了孩子,那些表面上的东西我都不在乎!"宽宽妈说,连丈夫也同意了这疯狂的想法。夫妻俩准备花几万元去农村找单身老头跟宽宽妈假结婚。

但真正准备实施的时候,夫妻俩还是退缩了——如果被人讹诈,夫妻俩只能认栽;而若被举报,他们将面临严厉的惩罚。不仅工作不保,名声也会受影响。

宽宽妈的丈夫徐志是农村出身,又是家中的长子。幼时兄弟两学习都很优秀,为了供徐志上学,弟弟中途放弃,帮助哥哥完成了大学梦。苦尽甘来的徐志一步步打拼成为国企中层干部,而文化水平低微的弟弟现在只能在老家务农。一家人的希望让徐志冒不起这个险。

而若不计后果地保住二孩,等待徐志夫妻的只能是双双辞职。

"宝贝,妈妈只能对不起你了。"2014年5月28日,在怀孕两个多月后,宽宽妈在医院流掉了孩子。他/她留在世上的惟一痕迹是一张B超照片。

"这是孩子来过这个世界的唯一证明。"此后的一年多,宽宽妈时常拿出这张照片,缅怀未出世的宝贝。

"如果我当初坚强一点,小可(宽宽妈对这个孩子的称呼)就不会离开我们了。"自责的情绪还时常折磨她。

打算生下孩子时,宽宽妈曾加入一个"70后非独二胎活动"群,成员全是想生二孩的非独生子女家庭。曾有过兄弟姐妹的他们被排除在现有政策外。

去年11月,"单独二孩"政策实行满一年,婴儿潮并未如预期而至。高昂的抚育成本让有资格生育的单独群体望而却步,专家呼吁全面放开二孩应提速。

"非独"群重燃希望。但在政策不明朗之前,他们只能继续等待。

"任性"的代价

今年8月,"非独"群里的张丽把自己的网名改成"匆匆一面",来纪念没能出生的孩子。和宽宽妈一样,她仍无法走出流产阴影。为了奋力保住孩子,张丽甚至面临过严重的家庭危机。

丈夫在广东公安系统工作,收入稳定,张丽也有着体面的工作,一家三口的生活平淡而又甜蜜。但今年6月的意外怀孕,打破了原有的平静。

这些年,张丽与丈夫看到农村和体制外的亲戚都有儿有女,觉得有两个孩子真好。然而,发现38岁的妻子真的怀孕后,丈夫和她发生了分歧。

如果这个孩子降生,丈夫就要面临失去工作的可能。农村出身的他们深知生活的艰苦,夫妻俩一步一个脚印耕耘20年,才拥有现在稳定的生活——户口迁到城市,5岁的女儿也能接受更好的教育。

张丽的丈夫决定去单位探探口风,被告知:单位的领导、中队长也曾为了工作让妻子打掉二孩。更残酷的是,在公安机关工作的他获悉,系统内有同事的妻子被强制引产。

严峻的形势让丈夫不敢越雷池半步了,身边的知情人也一直给他们泼冷水。

张丽怀孕的消息迅速在亲戚中流传开,丈夫在学校教书的姐姐甚至亲自劝说张丽:"这个孩子如果生下来了,不仅是你的丈夫丢工作,你们的女儿也没办法在体制内幼儿园继续读书了,以后上学也会受到影响。"姐姐的劝说也没能打破张丽的执念。

听母亲说,村里有人"跑出去偷生",张丽也起了这个念头,甚至也想过假离婚。但这个建议遭到了丈夫的强烈反对:"如果被举报,我这些年经营的工作怎么办?"

长期的意见不统一让夫妻俩吵得越来越多。一次争吵中,丈夫说了一句让她终生难忘的话:"如果你要跟我离婚,我们就真离婚。我就再找一个人结婚!"这句话彻底浇灭了张丽的希望,她默默去医院流掉了孩子。

流产后不久,做生意的表弟二孩满月,请张丽去喝满月酒。席上亲朋们推杯换盏,痛苦的回忆却浮现在张丽心头:流掉孩子那天的无助与伤心,手术后遗症接踵而来——子宫肌瘤已经有5厘米,身体机能也已经大不如前。以后可能再也无法生育了。

除了身体的疼痛,情绪上的抑郁更折磨着张丽,僵持的婆媳关系、与丈夫产生的隔阂让她更加孤独。

和时间赛跑

在北京,41岁的高女士等不下去了。她与丈夫在央企上班,作为"非独",看着身边的同龄人渐渐放弃了生育二胎,自己年龄越来越大,再不生就来不及了,高女士准备放手一搏。

签过《计划生育责任状》的他们深知"任性"的结果,不是辞职就是巨额罚款,但如果继续等下去,自己能够怀孕的几率将会越来越小。

如果到今年年底政策还不放开,她和丈夫就辞职为二孩准备。

与高女士的事先准备不同,高女士的网友郑燕现在每天都生活在担心受怕中,37岁的郑燕已经怀孕五个月,大龄怀孕让她怎么也舍不得打掉这个孩子。

为了不让别人发现自己怀孕,她仍然每天坚持上班,在单位时刻注意着自己的衣着和举动。

郑燕的一个朋友怀孕八个多月,在单位和计生的压力下被迫引产。

"八个月的胎儿已经成活,引产就和杀人没有区别。"恐惧的郑燕每天在网上查政策,心惊胆战。而一天天大起来的肚子,渐渐跟不上工作节奏的体力让她不由地着急。

因为经济实力赶不上高女士,郑燕不敢轻言辞职。她与丈夫还背负着房贷以及抚养孩子的压力。而随着放开二孩的呼声越来越高,郑燕也心存侥幸。目前,她只能一边"伪装",一边和时间赛跑,期待奇迹发生,自己能在政策公布后名正言顺生下孩子。

郑燕曾有个同事怀二孩被人告密,无奈之下去做了引产。在单位,邓艳不敢跟同事多说一句话,生怕露出蛛丝马迹。她已做好准备:"我迟早会被发现的,如果政策还没放开,只能辞去十几年工龄的工作,再作打算吧。"

而"在希望中绝望地等待"是渴望二孩的70后"非独"群体共同的处境。这是一些渴望拥有两个孩子的父亲母亲,女方年龄大都已近40岁,抵达自然生育年龄极限,他们多身居体制内,不遵守计生政策将付出惨痛代价,很多人意外怀孕后都经历了"留"与"流"的挣扎,最终不得不放弃。

2014年年底,中国人口暨第三次生育政策研讨会在上海召开。会上专家认为,"单独二孩"放开遇冷应视为一剂清醒剂:社会生育意愿总体低迷,年轻一代对生育淡漠。呼吁"不能等到了人都不想生了才放开,从长远看这将是一个悲剧。"而对可能出现的大规模出生人口高峰问题,可考虑采取分年龄或分区域逐步放开的措施。

有生育愿望的70后"非独"群体认为自己最不该被挡在政策之外。

"我现在已经有白头发了。"宽宽妈斩钉截铁地说:"累死,我也想生!"

2015年10月29日,全面二孩政策终于放开。"抢生"的郑燕和抱憾的宽宽妈们终于不用再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