哆啦A梦影响一代独生子女:好想有个伴儿-二胎吧

  9月3日,日本川崎市藤子·F·不二雄博物馆迎来了开张4周年纪念。这次纪念活动不仅展出了许多首次公开的藤子·F·不二雄的原画,并且破例允许拍照。另外,还在三楼的咖啡馆推出了不少限定美食,让参观者的视觉和味觉都不虚此行。

  《日本新华侨报》9月7日文章说,藤子·F·不二雄创造的那个圆滚滚呆萌萌又充满了人情味的动漫人物—哆啦A梦,不知道陪伴过几代人的童年时光。即使有过太多关于哆啦A梦的讨论,对于这只可爱“蓝胖子”,我们依然有很多话要说。

  报道称,在中国,从来没有哪个漫画形象,能像哆啦A梦一样深入人心。在1991年央视二套频道把这只“蓝胖子”带到大陆观众面前之前,引进到中国的日本动画片只有像《铁臂阿童木》、《花仙子》等科幻历险类型作品,或者是像《聪明的一休》这种略显沉重的历史题材作品。

  《哆啦A梦》,第一次以一个小朋友的视角展现真实的家庭场景和学校生活。每天忙着赚钱养家的爸爸,用心照顾家又脾气暴躁的妈妈,戴着眼镜一脸严肃的班主任,经常欺负弱小的胖虎,让人头大的作业,心惊胆颤的考试……一幕幕,多么熟悉又亲切,就像是在记录小朋友自己的生活,怎能不引起中国儿童的共鸣?!

  在《多啦A梦》进入中国的上个世纪90年代初,虽然国内经济发展的脚步很快,人们日益增长的物质需求还是无法得到满足。而《哆啦A梦》初次登上《小学馆》杂志是在1969年,那时的日本正处于经济高速发展时期,GDP跃居世界第二的同时也带来了物价上涨、资源紧张的问题。这样的创作背景正好契合了后来中国观众所处的时代环境。很多中国家庭都体会过物质匮乏、敝帚自珍的尴尬,因此,在看到大雄和哆啦A梦分抢铜锣烧、大雄家渴望改善居住环境等场景,会觉得真实而亲切,没有时代隔阂。

  在这部作品中,大雄和静香都是家里唯一的孩子,他们孤独的成长,渴望被关注、渴望有人陪伴。哆啦A梦帮助大雄实现心愿,回到小时候看望已经过世的奶奶的那一幕,赚足了观众的眼泪。

  在父母都有公职的中国家庭中,家长们一方面必须遵守国家的独生子女政策,另一方面又要忙于工作没有时间照顾孩子,导致很多独生子女是在祖父母身边长大的。祖父母给予的隔代宠溺往往导致过度关注和保护,使这些孩子在性格上带有胆怯、内向的成分,面对未知世界,容易失去信心,遇到挫折困难,容易受挫放弃,但是他们同时也是善良、温和、孝顺、重感情的,这些性格特点都能在大雄身上找到。

  70年代末80年代初出生的那批孩子,是中国的第一批独生子女,他们毫无心理准备的孤独的成长着。在“独生子女”这个新群体出现之前,所有的艺术形式的作品中都没有为独生子女群体而创作的角色。正因此,他们不仅在生活上孤独,在精神上更孤单。

  机缘巧合,《哆啦A梦》出现了,那群孩子们仿佛在大雄和静香身上看到另一个自己,这种陪伴成长的影响力是非同寻常的。对于中国的孩子们来说,这就是哆啦A梦深受欢迎的一个重要原因吧。

  2015年6月在中国大陆上映的电影《哆啦A梦·伴我同行》中,大雄许了一个愿望,让原本应该回到未来世界的多啦A梦永远的留在大雄的身边。

哆啦A梦影响一代独生子女:好想有个伴儿-二胎吧

么么关爱:隐性失陪和心灵陪伴

  在城市,因为父母忙碌而造成的“隐性失陪”或“半失陪”的孩子数不胜数。还有好多家长虽然有时间,但也不能有效的陪伴孩子,因为大多数家长在陪伴孩子的时候往往心不在焉,或没有耐心,或玩手机.......在对幸福生活的追求中,这些孩子沦为“失陪”一族。失陪的独生子女自会找来父母替代品,如:电脑、手机、电视.....心中的孤独没有人关心,他们多想拥有象多啦A梦这样的小伙伴,给自己力量、亲情、友情和陪伴。

什么是隐性失陪?

  针对普通意义上的"失陪"提出的、容易被人们忽视的、意识不到的陪伴缺失。在儿童养育方面特指:虽然家长有足够的时间陪伴子女,但因为缺乏有效的沟通,从而造成的精神上的失陪。具体表现:亲情淡漠、缺乏信任、难以沟通。长期隐形失陪的人群(尤其是儿童)容易出现:性格孤僻、暴躁易怒、交流障碍等现象。

什么是心灵陪伴?

  是空间陪伴、肢体陪伴的升级。是人与人之间建立以感情紧密联结为基础的良好关系。通过真正的、内心真实的感受来交流与沟通,传递给他人爱、信任和安全感;从而了解他人、关爱他人、相互信任。在儿童养育的领域,父母与孩子建立的亲密关系比采用所谓"正确"的技巧更为重要! 父母通过心灵陪伴传递给孩子的爱和信任将会影响孩子一生。

  父母对子女来说是无可替代的,孩子能从亲子互动中获得安全感并诱发良性情绪,形成信任、依恋、依赖、期待等积极情感,学会交往、形成社会适应能力,并发展智力。可现在,很多“80后”父母把孩子交由爷爷奶奶、姥姥姥爷甚至保姆带,自己当“甩手爹娘”。

  现在很多人在家庭价值定位上出了问题,在生命传承与事业发展上本末倒置,等意识到孩子出了问题才追悔莫及。其实,让孩子有尊严且幸福地生活,是父母义不容辞的责任,轰轰烈烈干一番事业固然可取,平平淡淡陪孩子长大也值得推崇。